兵库县神户市滩区的森本由美(51岁)多年来,在阪神·淡路大地震发生的1月17日上午5点46分,于该区的空地上双手合十。1岁1个月大的长男·武史在曾建于这里的2层公寓中丧生。

  前1天晚上,想着给孩子断奶,就没有喂母乳。取而代之,武史嘬着母亲的脸颊,在1楼的房间里入睡。

  剧烈的晃动使得2楼部分崩塌了下来。笼罩在黑暗中的森本奇迹般地将身体收于缝隙之中,只是听不到婴儿的哭声。看到探照灯光时,她喊着“这里、这里!”被救援人员等人救出。被抬出的武史并没有外伤,但当母亲向周围多次确认“(他)还好吗?”时,大家沉默了。

  孩子可能是被柜子角压迫了侧腹。在医院和遗体安置所中,人们看到武史漂亮的脸蛋,搭话道“宝宝好可爱啊”。

  想死——。她开始这样想着。丈夫的内心也崩溃了。

  地震后的第2年生下了二儿子(23岁),三儿子(20岁)也随后出生。但夫妻间的隔阂加深,于2002年离婚。半年后前夫意外死亡。2年后,她一直工作着的父亲的炼铁厂倒闭,没有了收入。

  承担2个发育期孩子的抚养,为经济问题担忧。受熟人鼓励,她决心当看护师。为了考取看护学校,和儿子一起去补习班重新学习了数学。

  上午在医院里做看护助手等工作,在抚养孩子的同时不断地拼命学习。2010年在41岁的时候拿到了正看护师资格。

  刚开始在医院工作的时候,现在的丈夫担心她太拼命,邀请她去吃饭。见了儿子们,说道“孩子都成长得很好。别担心”。

  哥哥的每件事她都讲给这2个儿子听,每年1月17日都会带着他们去公寓旧址。但自从进入青春期,就不再跟着来了。

  2年前,迎来了儿子们成为社会人后的第1个1月17日。清晨,正在公寓旧址的森本电话响了。在东京工作的二儿子在这个时间起床打来了电话。三儿子担心为了让家里新置办的武史的佛龛不在地震中倒下,对放置场所十分讲究。

  “虽然曾像不在意一样,但或许武史一直活在他们2人心里”。

  那年9月,她辞掉了工作,有了重新审视自己的时间。曾受人救助的情分,想以在各受灾地做志愿者来报恩。但由于余震会引起她内心恐慌无法进入当地,她对此感到心烦。再婚的丈夫最近说她“如果在知道25年后还有像你一样幸福笑着的人存在后,哪怕是只给1个人带去了希望,这不也算是报恩吗”。

  振作起来的方式有很多阶段。每个人也不一样。她表情柔和地说道“武史要是看到了如今的我,会怎样想呢”。

  • weibo_sha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