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小平奈绪的上衣左胸部位贴有“Aizawa Hospital(相泽医院)”的标志=摄于2017年4月19(榊原一生)

  那是结束了于长野·M波浪练习的回程路上。温哥华冬奥会就在下个赛季的2008年12月。小平奈绪装作开玩笑样子说出的话语。

  “请朝日新闻雇用我吧,这样下去要成NEET(青年无业人员)滑冰者了……”

  当时的小平,是信州大学教育学部4年级的学生。曾有一个“成为老师,传达滑冰乐趣”的梦想。师从结城匡启教练,仍想要坚持竞技。只是,到了4年级的冬天,还没有定下工作。她模仿4个月前在北京奥运会上成名的击剑运动员·太田雄贵“NEET剑士”之名,自虐的笑着。

  在长野当地的报纸,也有曾参加冬奥会俯式冰橇项目的记者。在谈论这个话题的同时,小平也说道“我自己滑冰,自己写报道”。

  这并不是真的想要成为记者吧。但是,传达出了她一心一意想要竞技的想法。她希望的,是在长野继续竞技。记者虽试着与当地传播媒体的相关人士商谈,但却没能成为决定力。

  小平毕业时也没决定工作。她的父母表示“本想着照顾她1年左右”。因其与治疗及复健指导方面也有渊源,在(2009年)4月中旬,被松本市的相泽医院所录用。小平看起来很开心地表示“用首次拿到的工资,带家人去吃了饭”。

  喜欢滑冰胜过任何东西,这点十分纯粹。毕业论文题目,也是滑冰动作解析。“不管多少小时都想要滑,影像也看到几近磨坏”。小平找到了接受她这份热情的工作地点,让才能开花。

  • weibo_sha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