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福原爱=摄于2018年12月10日(福留庸友)

  《在伦敦奥运会获得银牌,又在平成28年(2016年)的里约奥运会上获得铜牌之后,福原爱与台湾乒乓球选手·江宏杰结婚。据悉,她有着自己的“想成为的妻子形象”。》

  想要在里约奥运会之后一度离开乒乓球,构筑家庭之轴。我有着无论在什么情况下,都能够回归乒乓球的自信。但也是第1次结婚,在构筑家庭方面完全零基础。首先想着的是构筑婚姻生活及家庭的坚固之轴后,再回归乒乓球界。在结婚之前都会有个意象不是吗。桌子上经常摆着食物,房间打扫周到,总是画着漂亮的妆做好发型,等着丈夫回来,这样。但是,好像无法实现。

  《之后,在平成30年(2018年),福原爱决定从现役身份退役。将摇摆不定的思绪告一段落的样子比如为“泡澡”的思维,也很是秀逸。》

  也有着丈夫是乒乓球选手的原因,差不多70%到80%考虑着乒乓球。是虽然没有练习但心思却在练习场上的状态。即使在照顾着女儿,也经常有想着“这样好吗”的时候。即便想要再次开始练习,但每周心情都会改变,生完孩子的1年半左右时间里,一直在烦恼。因不想半途而废,想不是“0”就是“100”。

  我觉得从3岁开始便持续打着乒乓球,投入其中的温度是慢慢上升的。最终达到在温度非常高的水中泡澡一样的状态。一旦从水里出来,便很难再次回到那种温度中。

  《福原爱成为了1个孩子的母亲,现在正孕育着新的生命。“平成”的结束是下个时代的开幕。现役身份的终结与崭新人生的开始重叠,也是因被时代所宠爱吧。》

  女儿1岁了。只要想着再过2年就正好是我开始打乒乓球的年纪,就有一种非常不可思议的心情。不仅认为看到现在就会好,而变得会考虑10年后、20年后的事情。至今为止,最长远不过是考虑到奥运会的4年时间;但现在变得会想10年后、20年后的环境;孩子们,也包含自己的孩子在内长大之后,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。变得会思考要怎么做才能让更多的人对乒乓球感兴趣。

  我想要看到日本选手戴着金牌站在领奖台上第1的位置。也还有东京奥运会。一生中不知能不能有1次在自己出生成长的国家举办奥运会的机会,所以只要与之相关便是幸福。在私人生活方面,希望多在台湾生活的长女能够好好掌握日语,并总是带着笑容。然后就是生下健康的第2胎。

  • weibo_sha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