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福原爱=摄于2018年12月10日(福留庸友)

  “平成”即将落幕,迎接这一节点并与这一时代一同前行之人,便是福原爱(30岁)。作为乒乓球选手的“终点”也连接着新的起点。

  《福原爱从3岁9个月的时候开始打乒乓球,那是平成4年(1992年)8月的事情。因在比赛中哭泣的脸庞也很是可爱,而被很多人叫做“爱哭鬼爱酱”,并受到喜爱。至今,直至结束现役的选手生活,都仿佛与“平成”这个时代同行。》

  虽然已经完全不记得开始打乒乓球那天的事情,但记得那时每天考虑的都是想和大家玩,怎么才能让大家和我亲近。当时的泪水,是因十分讨厌不能完成当日目标的自己而流。虽然也有如果完不成,便无法结束当天练习的原因。虽然觉得自己才不是爱哭鬼,但在最后的里约奥运会上哭了出来。现在想来,“果然还是爱哭鬼爱酱”这样。

  《平成6年(1994年),福原爱以史上最年少之龄获得了全日本锦标赛8岁以下部门冠军而崭露头角。居然仅有5岁10个月。平成11年(1999年)·10岁之时成为职业选手,离开故乡仙台。》

  虽在记者会上说着“今天起将成为职业选手”,但也有着虽年纪尚小,却从此之后将获得金钱一事。仍记得(当时)“不仅是自己的乒乓球”这一心情比(成为职业选手)之前还要强烈。离开仙台后到了大阪,初高中在青森,之后去了东京,就这么不断辗转。但还是当在回到仙台之时,会变为回到故乡的心情。

  《平成16年(2004年),福原爱高中1年级的时候,首次参加了雅典奥运会。在她的回忆中,那是“一瞬间就结束了,这种心情最强烈的1届奥运会”。为了瞄准高处,她于翌年(2005年)挑战了中国乒乓球俱乐部超级联赛。并于平成23年(2011年),在中国得知了东日本大地震的消息。》

  当时正在进行面向世界锦标赛的合宿,被广东省的教练告知,仙台及宫城的情况很糟糕,最初完全不知道是在说什么。练习结束后回到家中打开电视,新闻中海啸的映像飞入眼帘。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,“这个频道没错吧”之类,不觉得那是发生在现实中的事情,花了时间去接受。想要给母亲打电话说,要是能回去的话便想要回去,但怎么都打不通,非常担心。那是段每天都在自问自答着“自己能做什么呢”的日子。

  即使是现在也不明白。当时想着,我是乒乓球选手,竭尽全力地去比赛,因打出漂亮的比赛而能使大家心中稍感开怀就好了。

  《震灾之时,福原爱的比赛风格也发生了变化。至此为止一直避开的“有言必行”也就此放开。向故乡的小学生们宣誓道,在平成24年(2012年)的伦敦奥运会上“拿下奖牌”。因为她相信,这样可以给予受灾地勇气,哪怕只有一点点。》

  乒乓球采用7局4胜制。如果在大比分告负之时,可结束这局进入下1局的比赛。在震灾之后,希望受灾地的人们不管看到何种阶段,会能够认为“爱酱在全力比赛,不管什么场面都不曾放弃”。没有了舍弃的东西,变得用心去1球1球地打好所有球。

  原本并不是有言必行类型的人。如果没能实现,便会违背大家的期待。这样的想法很强烈。但通过自身在受灾地的大家面前宣言,让大家想着“爱酱说会拿奖牌,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”,稍稍增添一点大家的期待;想着,哪怕只有一瞬间,能让大家的心情转向其他地方就好了。

  “去伦敦拿了奖牌回来”。这是和孩子们的首个约定。因为觉得绝对要遵守和孩子们的约定,所以着实松了一口气。虽压力比至今为止的都要大,但也因此做到了进一步追赶激励自己。

  ※未完待续,下篇将在明日发布。

  • weibo_sha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