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坐落在昆阳池公园池塘中的日本列岛形人工岛=摄于2018年8月11日(筋野健太)

  从大阪伊丹机场起飞后,即刻映入眼帘的便是绿意盎然的日本列岛。这究竟是什么呢?记者追根溯源,一探究竟。

  在高度约300米处,于眼下铺展开来的就是与字面相同的“日本列岛”。

  朝日新闻社的直升机“AKATSUKI”号从大阪伊丹机场起飞2分钟后,便能看到浮于昆阳池上、全长约250米的人工岛。由北海道至九州的4座岛屿组成,大小为实物的4千万分之1。1973年,兵库县伊丹市政府将其命名为“野鸟之岛”,并修建完成。

  即使在昆阳池边行走,也无法认清岛屿的轮廓。只有当客机起飞后,从左侧窗口俯瞰才能看到,它的存在仅为一部分人所知晓。

  2006年1月发行的《朝日新闻》中,曾刊载题为《野鸟列岛“SOS”》的新闻,文中介绍了岛屿被大量普通鸬鹚所占据,其粪便与筑巢行为导致几乎所有的树木枯萎,呈现出一片荒凉的景象。

  因为该岛属于鸟兽保护区,所以无法进行驱逐。在树木遭到大量砍伐的同时,2006年以后,共有数百人次的市民应征前往岛上,种植麻栎树等共计1500株树木。如今,树木已经长高到5米左右,岛上恢复了绿意。

  现在,曾一度达到3000只的普通鸬鹚已经减少到约500只。“伊丹自然守护培育会”的市民们勤为树木剪枝,抑制普通鸬鹚筑巢。

  可是,野鸟之岛为什么会是日本列岛的形状呢?公立鸟取环境大学教授·中桥文夫(66岁)在当初修建人工岛时,作为现场监督助手参与了整备计划。他说明称“日本列岛,是公园整备室室长·坂根先生的提案。”

  坂根干出身于神户,自幼便与鸟类十分亲近。进入伊丹市政府工作后,曾担任建设部长等职位。他曾将有众多候鸟·野鸭飞来的农用蓄水池,整备为野鸟的绿洲。他也许想要打造出像神户·锚山(以船锚形灯饰而闻名)一般的地标。伊丹机场曾经是国际航线的玄关。无论是从日本出发,还是从国外归来的人,只要看到列岛,心中就会涌出对于故乡的感慨吧——坂根的亲戚表示,他当时曾这样考虑。

  然而,就在公园建成的1973年,由于噪音问题,市政府宣布将成为取消机场的城市。也许是一方面主张取消机场,一方面推出似乎认可机场存在的地标,作为市政府而言立场尴尬。市政府的职员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对此闭口不谈。

  坂根退休后,直到2012年以94岁高龄去世前,一直心系当地的自然环境。关于野鸟之岛,他曾这样指出“被1种生物占据并不好。希望可以变成可供多种多样生物栖息的环境。”

  不只是昆阳池,无论是日本列岛还是地球,希望都可以成为人类与多种多样生物共生的场所。坂根的话语中仿佛蕴含着这样的愿望,寓意深远。

  • weibo_share